首頁    丨    檢察要聞    丨    圖片新聞    丨    檢務公開    丨    法律文書公開    丨    隊伍建設    丨    檢察文化    丨    檢察風采
當前位置:首頁>>檢察風采
基層院應對“蟻貪”型職務犯罪路徑
時間:2015-01-20  作者:  新聞來源:  【字號: | |
  

    近年來,黨中央和國務院高度重視反腐敗戰略體系建設,把貪污腐敗當作影響黨執政穩定、社會安定團結、經濟科學發展的關鍵因素,將懲治貪污腐敗放在戰略和全局的高度來統籌和謀劃,將深挖貪污腐敗職務犯罪作為維護社會和諧發展的堅強保障,制定了一系列決策部署,并著重強調加大大要案件、窩案、串案的打擊力度,將犯罪數額大、犯罪參與人數多、犯罪職位高的職務犯罪作為打擊重點,進一步保持懲治腐敗的高壓態勢和提高檢察機關懲治職務犯罪的震懾力。但關注大要案件的同時,“蟻貪”犯罪正悄然發展漫延,并逐漸發展成虎貪、巨貪。

  何謂“蟻貪”?“蟻貪”,是指螞蟻搬家式的腐敗類型,“蟻貪”的主人公大都是處于權力末端的“小人物”,職務相對不高,但是他們憑借手中的權力,在短則幾個月長達三五年甚至十余年的時間里,幾十次甚至上百次持續地貪污受賄。與虎貪、巨貪相比,“蟻貪”犯罪分子單筆犯罪數額較小,對經濟發展與社會和諧穩定的影響不明顯,但由于其潛伏周期長,累積效應高,爆發時對社會的沖擊力更強,對經濟環境、市場環境、政法環境帶來的破壞更加嚴重。如湖南省益陽市赫山區地稅局計劃財務科原經費會計劉迪,10年時間里,作案100次,貪污、挪用公款1800多萬元;北京王府井外文書店股分有限公司原女會計蔡小紅,在10年時間里采取截取轉帳支票、應收帳款不入帳等方式,侵吞、侵占公司貸款高達1000余萬元。

  省、市級檢察院往往將犯罪數額大、職務級別高的貪污腐敗案件作為打擊重點,而基層“蟻貪”類犯罪往往犯罪數額小、職務級別低,不容易引起省市等反貪部門重視,甚至忽視對此類犯罪的查處。基層檢察院身處反腐敗工作第一線,是職務犯罪案件查辦的直接參與者,特別是對當地的機關、企業、社區、農村情況了解充分,如對相關部門、地域的職務犯罪行為把握準確及時,所采取的懲治措施也更具針對性,效果也立竿見影。因此,充分發揮基層檢察院反貪部門職能優勢,切實采取有效措施,對遏制“蟻貪”職務犯罪的滋生漫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一、如何認識“蟻貪”?

  不同類型的職務犯罪案件,都有其獨特的發案規律,下面我們來分析下“蟻貪”案件的特點: 

  (一)犯罪參與者低職級或無職級。“蟻貪”式腐敗的犯罪主體多為案發單位的一般工作人員,多數并不具有領導職務,往往是低職級或無職級的公務人員,他們均具有經手財務的便利條件,或者負責財務報銷工作,或者承擔上交款項之責,從而具備實施犯罪的可能性。與大貪相比,“小人物”身份普通,且往往在同一崗位上工作時間較長,容易因不被關注而脫離監管,有實施犯罪行為的可乘之機。

  (二)作案周期長,犯罪潛伏時間久。大貪、巨貪往往是一次性作案,前后時間跨度不長,而蟻貪類犯罪嫌疑人由于單次犯罪數額小,其作案影響面小,不易被發覺,為長時間作案提供了可能,導致作案周期往往較長,一般潛伏在一個較長的時間跨度里,用相同的手段多次實施犯罪行為。

  (三)貪賄次數多,累積效應強。“蟻貪”犯罪往往是通過多次的犯罪行為,通過長時間的作案來實現犯罪數額的積累,以滿足其不正當的利益需求,對國家、社會利益的侵害有時甚至重于虎貪、巨貪等職務犯罪。

  (四)單次犯罪數額小,不易被察覺。單次犯罪數額小是“蟻貪”犯罪的一個主要特點,具有很強的隱蔽性。蟻貪的行為人一開始作案也就是一兩千元,試探一段時間后,發覺沒有人管,也不被人發現,犯罪金額逐漸增大,作案頻率也會增加。

  (五)犯罪手段相似。“蟻貪”類案件中涉及貪污的作案方式大致可以歸納為兩種——虛報冒領和私扣截留。虛報冒領一般采取的手段有三種,如在公務報銷中采取修改報銷單據、添加發票或修改工資表等原始憑證的方式侵吞公款;再者,采取仿冒主管領導簽字或偽造他人名章、假冒他人簽名的方式冒領公款;第三,采取編造虛假事實、虛增支付費用等方法支出公款等。私扣截留一般采取的手段有兩種,即使用單位現金支票提取現金不入帳、瞞報不報而侵吞單位財物;采取篡改收據底聯平帳及開具白條等手段私隱自截留應上交的現金收入。

  二、是什么造就“蟻貪”?

  “蟻貪”職務犯罪背后有多層次、多方面的社會原因,之所以“蟻貪”犯罪不斷的發展漫延,得不到有效地遏制,并逐漸發展成虎貪、巨貪,就是因為對其發案的原因研究得不夠透徹、不夠深入、不夠細致,懲治措施不夠得力。發案原因主要有:

  (一)服務觀念淡薄,法律意識不強。一方面,“蟻官”往往職務層級較低或無職級,多從事一些基層基礎工作,工作崗位亮點性和創新性不強,時間久了,對按部就班的工作產生煩燥感,導致服務意識降低,轉而考慮個人利益。另一方面,一些基層工作人員忽視對相關法律法規的學習,法律意識不強,沒有筑牢思想防線,面對金錢和利益的誘惑,意志不堅定,對逃避法律的懲處抱有僥幸心理。

  (二)體制機制不健全,給蟻官貪腐犯罪留有可乘之機。基層工作部門往往財務管理制度不健全,缺乏科學有效的管理方法或管理方法陳舊,導致一些犯罪分子利用漏洞,滿足一己私欲;監督乏力,對財務工作人員的監督常常流于形勢,亦或干脆不監督,出現監管盲點,為貪污腐敗提供了職務便利。

  (三)打擊力度不足,沒有形成懲治“蟻貪”犯罪的高壓態勢。一是近年來反貪部門重視窩案、串案等大要案件的查處,忽視對犯罪數額較小的犯罪的查處,一定程度上影響對“蟻貪”犯罪的打擊效果,導致查處“蟻貪”犯罪的案件數量小、案件質量差、案件效果不理想,造成蟻貪現象的滋生蔓延。二是目前檢察機關的“三深入”活動的效果還需加強,接觸不深、不細、不頻,需進一步加強活動的力度、強度、頻度,加強與基層群眾的溝通與交流。三是目前檢察工作人員在開展工作過程當中,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憂患意識、責任意識不是太高,缺乏服務基層的積極性、自覺性、主動性,導致查處“蟻貪”職務犯罪的動力不足、措施不力、效果不好。四是當前檢察機關之間的溝通不足,缺乏有效的聯系、交流、協調配合機制,導致查處“蟻貪”犯罪過程中方法局限,視野不夠開闊,針對一些新情況、新問題難以采取行之有效的措施。

  (四)職務犯罪預防工作不到位,預防效果不理想。當前檢察機關在開展工作過程當中,重打擊,輕預防,忽視了對相關工作人員的教育引導,忽視了對相關職能部門的廉政文化建設,導致思想意識松懈,產生犯罪心理。要想遏制貪污賄賂犯罪易發多發的態勢,加大打擊力度必不可少,但要想從源頭上遏制,還需要加大預防工作力度,防止人們出現貪腐犯罪的思想意識。

  三、如何應對“蟻貪”?

  黨的政策能否得到貫徹執行,關鍵在基層;黨群干群關系能否和諧,關鍵在基層;經濟能否科學發展,關鍵在基層;社會能否安定團結,關鍵也在基層。搞好基層建設,就是為我國的發展進步奠定堅強的基石。“蟻貪”犯罪嚴重影響經濟社會科學發展,動搖基層基礎建設。“千里之堤,潰于蟻穴”,如果不對“蟻貪”犯罪予以高度關注,嚴肅查處“蟻貪”職務犯罪,蟻貪將會逐漸發展成虎貪、巨貪,進一步蠶食國家利益,破壞整個社會的和諧穩定和科學發展。

  (一)充分發揮“檢察建議”優勢,督促基層相關部門整改完善。

  基層反貪部門與當地政府、企業、社區、農村具有地緣優勢,能及時跟蹤其發展態勢,深刻把握其在運行當中存在的矛盾和問題,及時發出檢察建議,幫助其堵塞漏洞,完善機制,降低“蟻貪”犯罪的現實可能性。一是重點關注當地命脈性、支撐性經濟企業,對其管理部門、監督部門及其企業的自身運作進行規范,提出檢察建議。如我縣以煤焦產業為發展重點,多年來,我院反貪部門一直關注該行業的發展動態,對段王煤礦、新元公司、平蘇煤業等多家煤礦及煤管局等政府管理部門發出檢察建議,有效預防了該領域發生職務犯罪。二是根據當地階段性經濟發展重點,對相關部門提出檢察建議。如我院反貪部門對壽陽縣近幾年的房屋拆遷工作高度關注,通過向房管、城建、國土等拆遷管理部門發送檢察建議的方式,保證了壽陽拆遷工作的合法、規范進行。三是聯系反貪辦案實際,對存在類似問題的部門進行法制規范。如根據查辦壽陽縣景尚鄉人民政府司法助理員李某貪污民政五保金一案,發現壽陽縣某些鄉鎮不同程度地存在財務管理制度不健全,缺乏科學有效的管理方法或管理方法陳舊,監督乏力,對財務工作人員的監督常常流于形勢,亦或干脆不監督等問題。我院反貪部門針對以上問題對上述鄉鎮發出了檢察建議,建議其完善制度,健全監督機制,實現制度管人、機制管事。

  (二)充分發揮法律監督優勢,加大職務犯罪案件查辦力度。

  基層反貪部門是“蟻貪”類貪污賄賂案件的直接受理部門,第一時間了解案情,也是第一時間采取行動的部門。基層反貪部門要充分利用案件查處優勢,認真履行法律監督職責,對“蟻貪”類職務犯罪行為,要按照“發現一起,打擊一起,揪出一窩,遏制一片”的原則,加大打擊力度,形成規模效應,實現辦案數量、質量、效率、效果、安全的有機統一,形成懲治“蟻貪”類職務犯罪案件的高壓態勢。一方面要提升案件數量、質量。切實提高“蟻貪”類職務犯罪的查處率、減少漏網率。對基層老百姓舉報的“小問題、小情況”及影響鄉鎮經濟發展的案件線索要予以高度關注,在具備可查性與成案性的基礎上要進行徹底調查,進一步提高老百姓的舉報積極性。另一方面要突出查辦重點。對蟻貪類職務犯罪線索不能盲目撒網,要突出查處重點,切實提升查處效果。要重點關注農業、煤焦、工程建設以及鄉鎮國有土地、物資管理等領域的“小人物、小事情”,防微杜漸,避免其發展成虎貪、巨貪。

  (三)充分發揮預防工作優勢,從源頭上遏制“蟻貪”職務犯罪。

  查處貪污腐敗等職務犯罪行為,要堅持“標本兼治、綜合治理、懲防并舉、注重預防”的方針,在加大打擊力度的同時,注重職務犯罪預防工作的深入開展。基層反貪部門要深刻領會上級部門預防工作精神,結合當地檢察工作實際,并針對當地政府、企業、社區、農村存在的矛盾和問題,有針對性地制定預防工作方案,以案釋法、以案說教、以案警人,切實防止基層工作人員走上違法犯罪道路,圖文并茂地講解國家的反腐政策和決心,以及如何避免職務犯罪的發生。同時,在一些重點部門成立預防職務犯罪聯絡處,時刻關注職務犯罪的動態分析,為“蟻官”筑牢職務犯罪的思想屏障。我院已于去年對該項工作予以嘗試,在壽陽縣國稅局、地稅局、電力公司等十余家單位設立了檢察聯絡處,通過向其開展法律案例宣講、發放調查問卷等形式進行職務犯罪預防教育;督促聯絡處單位在單位醒目位置設置法律宣傳欄,鼓勵單位進行法律自學,并于年底將該單位的職務犯罪預防開展情況提供給檢察院。工作開展一年多來,成績顯著,收到了上述單位的一致好評,普遍反映單位工作人員的法制意識得到有效提高。

  (四)充分發揮“三深入”活動優勢,積極有效創新社會管理。

  基層院既是“三深入”活動精神的具體執行者,也是聯絡基層各部門與上級檢察機關的橋梁,既要反饋現實情況與問題,同時又將上級檢察部門的決策部署進行貫徹落實。因此,基層反貪部門要充分利用這一平臺,深入推進“三深入”活動。一是深入宣傳。利用形式多樣、內容豐富的宣傳途徑,深入農村、企業、社區,就檢察機關的工作職能、服務理念進行法制宣傳,使大家了解檢察機關,信賴檢察機關,拉近檢察機關與人民群眾之間的距離。二是認真傾聽老百姓訴求。了解農村發展中存在何種矛盾,企業發展中存在何種困難,社區居民存在何種訴求,對其聯系檢察工作實際進行分類整理,作為開展“三深入”檢察工作的依據。三是針對影響企業發展、影響農村穩定的各種因素,運用檢察職能,嚴厲打擊嚴破壞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的犯罪案件,嚴厲打擊破壞企業正常經營秩序的犯罪案件,嚴厲打擊貪污、賄賂案件,積極參加社區幫教和矯正工作,有效化解社會矛盾,創新社會管理。

  (五)充分發揮“偵查一體化”優勢,加強辦案經驗的總結、交流與互享,提高偵辦“蟻貪”犯罪的能力和水平。

  檢察機關要適應形勢發展的需要,充分發揮“偵查一體化”優勢,進一步健全溝通聯系、信息交流、協調配合的機制,互相學習先進工作經驗,通過開展座談會或網絡信息共享等方式,進一步了解“蟻貪”職務犯罪的犯罪動機、犯罪目的、犯罪手段以及偵破“蟻貪”犯罪的方式方法,學習其他檢察院的典型案例,體會各地偵查措施的運用技巧,從而補充完善自己的理論體系,拓寬偵查措施的應用范圍,提高偵查經驗的應用效果,不斷提高偵查工作水平。此外,針對偵辦案件過程當中出現的新問題、新情況,及時組織檢察人員開展理論調研,認真總結實踐經驗,積極探索,研究方法對策,進一步充實案件偵查理論體系,穩步推進查辦“蟻貪”犯罪理論體系建設,為以后案件工作的開展提供借鑒。

  “醫人先醫己”,作為政法機關,我們更要從自身做起,以開展黨的純潔性教育和政法干警核心價值觀教育實踐活動為載體,深化社會主義法治理念教育,全面加強檢察隊伍的思想政治、業務能力、文化建設,提高廣大檢察干警的政治意識、大局意識、責任意識、憂患意識,牢記“忠誠、為民、公正、廉潔”這一準則,嚴格規范執法。努力做到“自身正、自身凈、自身硬”,為查辦“蟻貪”型職務犯罪打下堅實基礎。

權利義務公開 辦事指南
工作流程 機構設置
領導介紹 工作報告
財務公開
公益訴訟
新聞發布會
互動平臺
壽陽檢察微博
壽陽檢察微博
壽陽檢察微信
壽陽檢察微信
壽陽今日頭條
壽陽今日頭條
壽陽縣人民檢察院
地址:電話
技術支持:正義網  工信部ICP備案號:京ICP備10217144-1號 
天津快乐10分吧